区块链技术博客
www.b2bchain.cn

区块链开源技术中国行(上海站)

D0b2wT.gif

第11034篇文章区块链开源技术中国行(上海站),说明解释了区块链开源技术中国行(上海站),是很好的区块链入门技术文章网站,提供了相应的代码的进行解释,并且把原理说的很清晰

主持人:各位现场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到由哈维技术社区主办的主题活动:“区块链开源技术中国行*上海站”,我是鸵鸟区块链直播栏目的负责人 ,也是本次活动主持人,本次活动将聚焦公链的发展方向,波卡,以太坊2.0的市场热点,邀请到了诸多区块链领域的技术和研究者为你分享他们的实践与思考。在今天活动分享过程中呢,希望大家先认真听,分享结束后会给各位跟嘉宾交流的时间。下面我们邀请 鸵鸟区块链创始人 陈乡长 来给我们开场致辞。

陈乡长:这个地方很熟悉,以前干创投的时候经常到这里来,楼下1楼的P2P。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强,江湖上的名号是陈乡长。以前是搞创投的,在2013年的时候,玩过区块链相关的事情,但是那个时候没概念,买过70、80块钱的PTS等等,后来都对这个事情不敏感,一直在做创投,一直到2016年的年底,我这边上海的很多朋友都说我可以进到这个行业里面来,然后进来之后 ,经历了2017、2018年、2019年标准的牛熊。

但是很尴尬的事情,我的朋友圈发现大部分人 ,比特币从9千美金一直干到1.98万美金的时候,朋友圈还是很静悄悄的。为什么静悄悄,原因有很多种,在三亚湾那波爆了很多。但是我们讲真正经历了牛熊牛熊这样的周期之后,大家才会对区块链的底层技术的认知加强,所以我们一直在区块链做一相关的事情,媒体层面鸵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报道,现在能够认认真真地把海外的一些技术、内容和进展推到国内来,认真这样去做推送的机构不多,北京有几家,果兴(音) 都不怎么在媒体上做贡献,上海,我们算是为数不多的,在整个长三角地区还是真正做一些内容的机构,我们算是一家,还有杭州的巴比特(音)。

我们的认知,因为区块链的认知,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最近我们发现有一个强大的信号,Omanic(音)开始关注数字货币了,这个也是和去年发生的Nibora(音)相关的事情之后,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关注。包括这次的莫名其妙的牛,根本想不明白比特币从5月份的减半,之前的那一波把很多人打下车之后,那个时候就没有信仰了,都崩溃了,没有信仰了。

 一直到今年下半年,我们看到最近的情况,归度资本频繁在增持有七、八 种主流数字货币,两年又出现一个情况,美国一家上市公司,一家机构发行了1.5亿美金的可转债,把钱全部买数字货币。今天早上又有一条信息说,美国有一家非常传统的保险公司增持了1亿美金的美股,这个事情的逻辑推理,我们从去年的Nibora慢慢到现在,而且可预见的未来接下来的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之内,很多事情会效仿出来。就像我们在上海做风险投资的时候,很多机构投了很多项目,投了很多赛道,这些赛道里面的很多项目,无论是共享单车、充电宝什么的,这些机构投了之后,下面很多小的机构会跟上来。

但是不同的是,传统移动互联网的空间是无限放大的,在数字货币区块链的世界里有一个很尴尬的事情,比特币总共就是这么一点,现在发出来的比特币的数量就是一千百八万左右,包括被丢失的,包括已经存放在原有资产当中没有动的比特币,正儿八经能够活跃流动的比特币在600~700万个左右,但是买的人越来越多,这是比特币。

以太坊出现了一个情况,最近情况是每天矿工挖出来的以太坊的数量远远够不上被大机构买买买买的数量;以太坊2.0启动的低龄阶段的时候,一定锁了100多万个以太坊,占整个流通市值超过1%。我们可预见的未来的过程中,这个趋势还会再增加,极端的情况下,以太坊的锁仓数量可能接近1千万个,接近15%的流通量。以太坊流通之后,一旦进入到第一阶段,第一阶段之后部分会转移到POS模式,POS模式激励机制会发生变化,因为现在矿工打包。

我认识上海一家今年投了几个亿以太坊的机构,他算了一笔账,比特币挖矿的奖励和矿工打包的比例,矿工日常的转账的收入,占整个矿工收入的5%。而随着以太坊这一波疯狂起来之后,最高的时候,就是普通用户转账给矿工,已经占到他们整个POWO挖矿的占比超过了45%,所以为什么以太坊矿工今年赚钱,今年4、5月份投下去2个亿,到今年12月份就回本了。 这个市场的供需关系发生了比较大的矛盾,所以单边上涨,很多人一路踩上去,踩到1.98万的时候就说不行了,赶紧上车。

我是从全职进入到区块链行业里面做创业做投资,做媒体,从2016年一路走过来,有很多共识是大家所能认同的。但是有一些共识是备造出来的共识,中国的共识也是共识?中国的韭菜的共识也是共识。我们讲今天相关方面的东西,包括今天有波卡系的小伙伴都来讲这些东西,当然很多老外,我聊过韩国的、日本的、美国的,他们对波卡这个概念,他们有他们的理解,有他们的说法,他们觉得为什么全部都是中国的企业拿到了,还很搞笑的是,就是在以上海的话,以北外滩方圆5公里的那些企业拿到了,杭州是城西方圆5公里之内的企业拿到,是中国人去推动这件事情。

但是我们讲,中国的共识也是共识,中国的共识是可以引导世界驱动未来,我们在其他的行业中看到的,不管是移动互联网,不管是直播电商,不管是数字经济,其实也是在推动,包括移动支付,中国的共识,中国的商业模式也在推动这个世界,无非是我们的共识有多强大,我们的共识的建立的基础是什么,不能是建立在人口的层面上,的确是这个认知是牛的,我们在观察一些团队,甚至我们已经开始动手了。

比如说今年年初我们在疫情期间,发现中国一家公司上市了,这家公司叫蔚来,蔚来上市的时候股价只有1点多美金,现在有5点多美金,这件事情的收益价值,和绝大部分的中国年轻人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但是我们能不能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和美股发生交易,直接通过区块链,应用手段,协议层跟它发生关系,产生交互呢?是不是可以?

那这两天看到这个逻辑,技术层面来说是有机会可以实现的,因为我们走传统的政券也好,去买卖美股,就会产生问题,你是上限,你的出入金上限。但是区块链加以太坊开发的这些技术、合约起来,是可以实现这个事情。我们就在找这样的团队,并且有机会把这个事情干到位,干到位的话就很夸张了,有一家公司叫BISS这个平台,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上买美股,这边用USD买,那边华尔街它子公司的机构账户同样买卖交割,这件事情,导致的结果是说,BISS这家公司的创始人直接被带走了。核心逻辑就是你在那边买卖美股,核心逻辑是外部外流了,不受国家管制了,那就没得跑了。

那怎么样有机会参与到这样的价值实现,和中国的普通的老百姓是没有关系的,你是可以买蔚来的汽车,但是你怎么和蔚来这家公司发生关系?没有的。那么以什么样的方式?怎么去实现,这半年之内,可能就会有效果。

另外一个逻辑方向,为什么你们看到最近央行相关的媒体机构不断部署人民币数字货币这件事情,而且时间点卡的很搞笑,去年 11月25日习大大做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时候,把区块链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的内部培训会,前一天Facebook的CEO参与了美国参议院的听政会。中美贸易战,中国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干赢的,只有这件事情干赢了,Facebook的CEO讲了一句话:美国政府不支持我,中国干,这件事情只有在中国一直在吹风,苏州市人民已经拿到了2千万人民币央行人民币数字货币的空投,拿着这个空投可以去京东商城去买买买。

但是这个事情的推进非常麻烦,把原有的架构全打乱了,那些既得利益者会让你这么干吗?不大可能,很难。但是这件事情是有可能推进的,假设有一天你去迪拜买一件LV的什么东西,你当时付的这个钱,你不是支付的是信用卡的人民币、美元结算的资金,你可能直接付的是央行给你发行的人民币数字货币,这件事情如果实现了,那中国真的是很牛了。 我们每年给非洲兄弟几百亿几千亿的美金,都白养了,一转手就是美金了。怎么样让他们手上持有人民币,那就是人民币国际化了,话语权就更高了,移动支付结合起来的话,想象的空间就更大了。

我们讲技术,讲逻辑,首先是技术,再是逻辑,只有技术底层可以支撑,再从逻辑上支撑,就可以推动很多事情。在这边发生了很多事情,你们可能不知道,小红书这家公司5、6年前就在我们楼下,现在发展这么大了,诞生了很多公司top型的互联网公司,非常给力的平台。我在上海待了很久,我们现在主要的团队还在上海,这个地方有非常多的创新性,有非常多的人才,包括在座的各位,我就说这么多,接下来我们就进入到分享的流程。谢谢大家。

主持人:今天第一位嘉宾是Ripple早期开发者 古千峰老师,来给我们带来主题分享“zkrollup”,有请古千峰老师。

古千峰:每次听陈乡长讲,立马得掂量自己的钱包去市场买点什么东西。因为好久没有分享纯技术的东西了,今天在座的搞纯技术的有多少?比例不大。那我希望不要后面讲技术讲得大家睡着了,大家如果打磕睡的话,就呼唤我一下,我讲几个关于币圈的东西。

今天讲纯粹的技术,主题是zkrollup,,ZK是零知识,rollup就是打包,zkrollup是现在大家看到的很多项目,比如说Loopring,比如说Unicake(音),Unicake是Uniswork他们现在做的一个二层网络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Filecoin大家都听说过,这些项目里面都大量应用到了零知识证明的技术,零知识证明是怎么回事?我尝试用比较通俗的话语解释一下,我身边的人只有一两个极高手能够把这个东西搞清楚,大多数人都搞不明白zk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今天我尝试去解释一下zk。

首先第一个,我们要看为什么会有零知识证明这个东西会介入到区块链里面来?就是以太坊上一个是贵,一个是慢。因为有这两个众所周知的原因,现在市场上就有很多方案,比如说分片,跨链,这些都是属于解决以太坊网上那些既慢又贵的解决方案。

zk从2019年开始是一个比较流行的方案,它和之前的Plasma侧链技术以及Sharding,还是有一定的关系的,但是它更多的是用了证明,那么这个证明的作用是什么?就是在做跨链的过程当中,或者主链跨到侧链,侧链回到主链的过程中,怎么样通过纯技术的手段确保跨链资产在整个过程中不会丢失。

下面两张图,左边的图是一些物流的园区,他们做物流分包,右边的图是分包完以后装箱,装到大的货运卡车上走。右边的可以当做以太坊网的主链,左边的可以当成侧链。在主链上跑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上面每发生一笔交易,全部扔到主链上跑,哪怕是一张纸,就很小的一个邮包,我也得扔到大卡车上跑。

另外个方案,我先在物流转拨中心里面,我先把它打成大的包,然后再把这个大的包放在汽车上跑。这就是这两种方式,从我们现在常识来讲,肯定先做小的打包,然后中包放在这个车上运,效率会高一点。

无论是侧链也好,还是zkrollup也好,还是rollup也好,干的事情都是一个,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来做,在这个目的里面,目的就是确保货物丢失。在这个目的里面,打个比方,layer1相当于右边的图主路,layer2相当于左边的图,在左边和右边切换的时候,月到一个最大的问题,怎么样确保两边的资产一一对应,这个时候零知识证明这个技术就派到用处。所以零知识证明是zk和rollup拼起来的,rollup干的是打包,zk干的是这两个当中在过渡的过程中,这个过渡就包括从左边到右边,从右边到左边。从左边到右边就相当于我们把侧链上的资产拿到主链上来,从右边到左边,就相当于把以太坊上的资产放到侧链当中去。这个就是layer1和layper2,也就是现在很多人说二层网络的链到底怎么回事,打个比方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zk要干的事情就是确保货物在转运的过程中不丢失。

大家有可能在文章和区块链技术交流的时候,经常听到扩容,有链上扩容 和链下扩容两种方案,链上扩容就是直接在以太坊网主链上想办法增加交易容量,怎样降低交易费用,这是链上扩容 。链上扩容有几个典型的方式,比如说Sharding这种方式,前两天我看到波卡上有一个项目,它是和Sharding差不多,但是用的是新型的Sharding。那这种方式就是链上扩容。

还有链下扩容,方案比较多,第一种方案就是状态通道,状态通道比较典型的就是以太坊上的雷电网络就是状态通道。状态通道的优点,我们在两年前接触链下扩容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玩状态通道,它上不封顶。但缺点就是需要所有维护的节点必须要在线,它其实是一个非链的结构,不是区块链的结果,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服务器提供的一个服务。

状态通道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用时开启,不用关闭。就好比我在高速公路上跑,突然遇到高速公路拥堵了以后,我立马就下去。开了一段,发现上面不堵塞了,立马就上来。

状态通道下来以后就来了一个paras策略,它是条侧链,就相当于我在高速公路边上开了一条路,这条路和只路是平行的,我把资产放进来,只有你主动需要放回去的时候做跨链的操作,不需要的话,就把你所有的资产全部在侧链上跑就行了。它的问题在于,挑战期很长,1~2个星期,所谓的挑战期,就是当你的资产,在以太坊,在Paras侧链上拿回到主链上来,需要一个挑战期,在这个挑战期里面没有任何人提异议,才能确保把资产拿回到主链上来,这个过程需要1~2个星期,这段时间里的话,黄花菜都凉了。

这个时候有人提出新的解决方案,叫zkrollup,其实这个挑战期是人为的东西,人为从侧链拿回来的时候,我认为有问题,然后我人为地去挑战。但是zkrollup的方式就完全避免了人为的技术,完全通过技术的方式对主链和侧链之间的可信性进行确定。

这个其实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链上扩容、链下扩容整个的解决方案,也是整个以太坊整个生态里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大家都在动脑筋做的事情,这个PPT基本上都涵盖了,一个总览的图。

讲zkrollup的时候,我做项目研究了一下,在做这个教程的时候,我也在想怎么样能够更模块化地跟大家讲解什么叫zkrollup,我就画了这张图,核心是上面三个框框,左上角的是状态迁移函数,右上角的是交易数据结构,中间的是zksnarks,zksnarks是一个比较经典的的方案。状态迁移函数,记录交易数据,我们做以太坊开发,还有其他的区块链的开发,区块链其实是一个状态机,所有的你要改变区块链上面状态的时候,你才需要支付gas费。

什么叫改变状态?就是在链上写数据,就好比你电脑里面有两个方向,第一个是读,把文件打开只看,第二个是写,对于所谓的改变状态,就是把你的数据写到链上去,比如说我们在做开发的时候,有一些命令,直接调用就行了,有些命名 要改变宿主、变量,就需要消耗gas,因为你在改变宿主、变量的时候,其实就是在做链上状态的改变,当你改变这个状态的时候,你需要支付gas,你需要占用它的数据通道。所以说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状态机,它在不断改变状态,每个状态都会有一个记录把它  记录下来,不可篡改的记录。

左边是把改变状态这个东西用数据的方式表达了,叫状态迁移表达方式。s1是第一次改变状态,S0是原来状态,H-T1是对于0号状态进行改变的时候,它要实行的操作方法,第二步,把第一步的状态S1改成S2,S2改成S3,一直到sm。在以太坊里,这个改变状态是一直在往前走的,这个时候我们就把rollup这个概念进来,rollup就是打包,它会把有限状态的东西进行打包,打包完以后就会产生两个值,一个是post  state,就是我现在要发给链上的一个交易状态,另外一个是pres-state就是做这些交易之前的一些原始状态,类似于s0,做了rollup的功能,就是它把这些交易全部打包起来了。  就好比一个大箱子,这个大箱子里面包含了很多的交易,在这个情况下,我要上链的时候就要做一件事情,我把post  state放在链上就行了。这100个交易产生了一个post -state,它的会成为下面100个交易的pres-state,这个pres-state在进行下面一次100个交易打包以后,又成为一个post-state。所以说它上链的东西,从原来的一笔一笔交易变成了一捆一捆交易,这样一来就大幅度降低了上链的消耗和改变状态的次数。

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用rollup这种方式,就是状态迁移的函数。就相当于把这些交易全部打包,打包上链之后,以太坊不会便宜你的,矿工不会便宜你。当你把这些交易全部弄上以后,每一笔交易就会平分这一捆上去之后的gas费。在链下可以一百笔交易,也可以一千笔交易,它完成了扩容的功能,打包以后上链完成了费用降低的功能。通过这两种方式,我们叫rollup的功能就产生了,就是扩容也完成了,降低费用也完成了。

这是状态迁移函数这块讲完了,接下来看交易数据结构。前面我们只是把原有的一笔一笔交易做了打包,它做了进一步的优化,在交易数据结构里面进一步优化。怎么优化?假设这一捆柴,原来是这么长,这件事情是把这捆柴缩短了,把一捆里面的每一个交易单位进行了压缩,这就是数据压缩。

数据压缩怎么做的?稍微有点烦,涉及到字节这些东西。这张图是在第一次做zkrollup概念宣讲的时候我截的一张图,后面会有很多视频链接给大家,大家可以看一下。我解释一下,from就是我发出人的地址,正常地址是20个,这是一个很长的地址,那么在这个链下,这是一个链下或者在侧链上交易,它是按照一个数据上的ID,就是相当于数据结构,这个数据结构我就不用这么长的地址,我就用很小的1234567890这种方式代表,TO也是一样的,解决了把这么长的地址占用的字节,存储空间大幅度缩小了,缩小到3个bytes,3个bytes可以管1600多万个账户,这是地址压缩。

然后做了金额的压缩,把金额的压缩做成4个bytes。为什么要做这个压缩?因为它认为我们在侧链上交易,金额放到430万个以太坊的话,这个金额已经是天价金额了,一般不会超过这个金额,所以说我可以把金额压缩到4个bytes。

还有就是费用,假设每笔交易费用不会超过0.255个以太坊,所以就把费用用1个bytes代表,还有nooce,nooc每一笔交易会自动加1,假设最多发生6万多笔交易,用2个bytes就够了。还有签名,签名不重要,在做zk的时候签名可以略掉。

这个时候就可以发现,真正在链上的字节数就变成了40、50个bytes左右,就意味这比原来的以太坊大幅度降低,因为以太坊上的gas,扩容性也好,主要是受到每笔交易的字节占位影响,压缩了之后,交易承载量就可以上去。

结果就是这张图,一共三行,第一行是主链目前的状态,每个交易一个gas是2.1万,转ETH的时候最标准的是2.1万。单个区块最大交易数量是500不到,平均按照15秒钟来算,TPS大概在30左右。这块就不用考虑了,我们就看在因斯坦布尔分叉已经结束了,我们就看在因斯坦布尔之后,理论上可以达到TPS2600左右,这是用ZK来做的,不用ZK来做的话,大概是在400左右,我们的等级就相当于80倍。这就是我们用zkrollup对以太坊的扩容产生影响的原理。

两个原理,第一个,讲通俗一点就是把一绑柴火给捆起来了,第二,就是把每个柴火从这么长变成这么短。 通过这两种方式,用zkrollup大幅度提升了性能,这个性能的结果就是这个。大家现在看到很多以太坊上面的一些方案,说能够达到2千多,如果真的是用zkrollup来做的话,相当于路印协议,已经达到了1千多,那么这种方式的话,就是我们所说的rollup,我还没有讲到ZK,这就是rollup。

接下来讲rollup目前有哪些实践方案?目前是两个主流的,一个是叫optimistic,一个叫zk,也就是零知识证明。 我看一下两者的差别。现在仍旧是rollup,讲到rollup的实践方式有两种,一种是zk,一种是optimistic。这两种机制是什么?zk就是用zk做验证的,optimistic是用欺诈证明+惩罚,它是带有人为的解决方案。但是目前来讲,zk和optimistic,zk目前还不能解决智合约的方式,只能做代币的转移,还解决不了智能合约。

原因是什么?就是你需要在每个落款书上每个节点都要用ZK去证明每个智能合约,因为智能合约状态改变的频率是极高的,我们用zk的方式是为对它的状态改变进行链下和链上的同步,如果是用智能合约的话,它会频繁地改变侧链上的状态,zk的工作量就会很大,就有可能承载不了,所以目前有zk的方式去解决智能合约还没有到这个层面,有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但是现在有人用了obm,obm就是虚拟机,obm基本上是用了EBM的一套机制,也就意味着在EBM上要完成,你可以去改变几个关键的地方,然后把它移植到obm上,当你移植到obm,也就意味着你整个的合约在主链上跑起来,也在侧链上跑起来,所以说OBM这个方式是可以支持智能合约的。

双方的优缺点,对于zk来讲,提款快,挑战期短,安全性强,因为它是纯算法实现的,还有一个就是默认隐私,zk本身就是默认隐私。但是optimistic的优点恰恰是zk的缺点,它的优点是算法简单,迁移方便,直接把合约代码迁移到obm为上,挑战期比较长,提款期比较长,是非完全用算法来实现的,所以说它的安全等级没有zk高。但是zk的缺点是,就是算法很复杂,目前只是限于原子交易和代币的转移,所以说这两个技术,目前都有人用,Loopring就坚持走zk这条路,unipig(联合珠)这个项目就用optimistic。

我们看结果,gas,用zk做的gas,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们不做技术的人应该没有这个概念,gas费是怎么变成真金白银?gas费乘以10的12次方,再乘以以太坊的价格,再乘以gas的积微的成本,200~300个交易,意味着几乎是不花钱就可以在链上完成这个交易。但是做zk有一个缺陷,就是当你把资产从侧链转为主链,以及当你把资产从主链挪到侧链的时候,这个时候需要耗费gas,外面文档写的是300k,其实我们做过的一些实验,有时候要达到将近100万gas,其他的文档是30~50万,这块是有费用的。所以说只要不把侧链上的资产转到主链上,无所谓,你就在上面跑,几乎是可以免费跑,现在Loopring上面也是免费跑。Optimism稍微高一点,4千,也可以忽略不计,相当于波场,波场转一次就是3~5元人民币左右,它就相当于波场的费用。扩展性,理论值可以达到2600多tps,实际在2000左右。optimism相对来说会比较低一点,大概在200tps上下。

接下来有可能比较烧脑的事情,前面讲了这么多,zk的概念也有了,rollup也知道怎么用了,接下来就是为什么要用zk,目的就是确保状态在迁移的过程中没有问题。zk的目的是用足够少量的信息,确保状态迁移过程(链上与链下) 一致性与隐私性,不能说在链下是10个以太坊,到了以太坊主链上只有8个以太坊,那不行。所以它的目的是这个。

做技术的话,怎么用zk?用zk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准备阶段,就是生成电路文件,第二步就是生成证明文件,第三步是生成验证文件,其中验证文件是自动生成的,我给大家看一下比较直观的东西。这是我们做的基于zk支付的项目,这个项目里面就会有这三个文件,第一个文件是电路的原代码。电路原代码就是把你的输出变量定义了,这里面有私有的数字变量也有可以公开的数字变量。

在网上搜zk可以看到一个案例,这个案例就是在大海上面航行的船,怎么样不告诉海事监管部门你的具体的位置,但是可以让他相信你就在限定的范围之内,这个方案就是用zk解决的,这是我们隐私支付的方案,我们就会隐藏一些信息。比如说我在支付的时候有些信息不愿意告诉人家,比如说密码,比如说账户里面的钱有没有用完,还有落款书上的地址,我也把它定义为隐私。其他的比如说收件人、费用可以定义为公开的,当然这个是根据你的业务情况来定义的。

比如说把收件人定义为公开信息,通过这种方式我就定义为一个电路,这个电路通过某个工具,把它做成一个电路文件,这个电路文件就是一个二进制的文件,它完成了生成电路文件,同时它会生成一个证明文件,电路文件+证明文件,然后它还会自动生成一个验证合约,这个验证合约就是叫verifier,这个扩展文件就可以把它部署到以太坊上面去,部署到以太坊的目的就是,当我在链下,我在本机上计算出来的证明,这个证明里面不包括任何的明文信息,就是你不想公开的明文信息它全部打包了,就生成了一个很简短的证明,它把这个证明就传到以太坊链上去了,在以太坊链上它用这个证明,用这个合约去验证这个证明。验证完了以后,通过了,你该提款的就提款,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比如说我们做的这个就用到了这个,比如说这个提款的合约,因为现在像用零知识证明,我们看到多没有用到这个,但是有些业务场景下必须要确保隐私性,就必须要用到零知识证明。这个是提款操作,在提款操作之前,我们对它进行verifier,对它上传的合约证明进行验证,验证通过了就继续提款,验证不通过它返回一个错误信息,这就是整个零知识证明怎么在区块链在智能合约的项目应用的逻辑。

在前端生成一个proof文件,怎么生成的?我这里有一些很简短的代码,这就是生成的过程,它会把里面的一些参数,包括收件人,付款人,金额、费用,还有一些你愿意或不愿意在以太坊公开的信息,你全部打包,打包以后生成一个proof,然后把一个proof作为一个参数,去调用这个合约,在合约里面对这个poof验证,验证通过就提款,验证不通过就返回错误,这是整体上zk怎么做验证的逻辑。

再返回来到类似于DEX、Filecoin怎么做的,逻辑也是一样的,以Filecoin为例,Filecoin有两个证明:复制证明和时空证明,如果要把所有的保存的文件这些东西,全部要传到链上去的话,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有32G,容量这么大,你传上去是不可能的,用零知识证明干一件什么事情呢?就是你要上传的实质性的内容生成一个proof,然后在链上对这个proof进行验证。

明年这个时候,如果说我们现在在在坐有玩Filecoin,你还没有掌握zk这个核心技术的话,明年你有可能砸下去的钱全部归零,为什么?根据目前零知识证明在加密学领域的发展速度,Filecoin,如果说明年你在零知识证明这块的加密速度不能进到5秒之内的话,对不起,你要被整个市场淘汰,这个话我今天扔在这里,我也跟很多做Filecoin的,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也算是Filecoin里面的一个老玩家了。如果说大家搞不清楚zk,大家去做Filecoin,你得问对方你这个zk技术到底是谁提供的,zk能做到几秒就行了,那这个核心技术就是zk。

应用场景,这里有我们的开源,这是我们做的一个支付系统,这个系统对于zk这个证明,因为zk带有隐私交易,技术含量很高,但是我们不会在运营的时候用上zk,因为涉及到法律方面的因素的影响,所以说我们已经把zk这个版本开源了,大家可以看一下代码怎么写的,这个代码是我写的,有问题可以来问我。我们下一个星期在三亚会做一个比较宏大的发布会。

这就是zk这块,下面看应用场景,DEX,路印,大家有没有用过路印钱包?如果要真正理解ZK的话,建议大家去用一下路印钱包。Filecoin(复制与时空证明压缩与验证),安全支付,就是我们在做的这个项目,国内第一个用zk来解决支付隐私的项目。

我是干zk的,我也有朋友在干zk,如果说你要去看视频的话,光听我讲是不行的,我今天讲的只是皮毛,大家如果真正要学习zk,有这么几个人,第一个是vitalik,一个是jordi,有两个视频,一个是在去年的Web3  submmit的演讲有关于zk总体的介绍。还有一个是关于rollup技术实现。下面是关于实操方面的,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是全英文的。

我希望今天在座的有干技术的,希望能够加入到我们技术的行业里面来,我们干bitCheck这个项目,的确也挺孤单的,无论zk这个技术也好,还是以太坊上做的担保支付,担保支付这个东西还是比较宏大的,类似蚂蚁金服在做的这些东西。但是要继续往下走的话,我们现在在申请波卡开发者,还有其他的一些技术,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够加入进来。

总的来说为什么一定要用zk,解决链上所有的信息都是公开的这么一个痛点,链上的信息,大家认为以太坊的上的东西我们都看不到,其实我们干技术的都知道,以太坊所有行为都是透明的,涉及到支付的这个行为,如果是透明的话,zk是目前最好的一个解决方案。

今天讲的全部是技术,其实我也很久没讲了,我昨天法了一个朋友圈,我说zk的技术是用10个手指代码码出来的,今天是第一次跟大家讲,讲的不好了地方多多包含,这个行业里面有比我研究更深的,欢迎大家和我交流。 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掌声有请MAP Protocol开源研究院,知一博士带来主题分享:无中继的跨链桥的实现方式。

 知一博士:感谢刚才古老师的精彩分享,我今天带来的分享的主题是关于跨链方案的,很多人在问关于整个区块链里面跨链、分片、侧链这些东西 ,这些概念很多人都是混淆的。怎么理解这个事情,我们从区块链的发展历程和互联网的发展历程进行对比,我们都说比特币是第一代区块链的技术,它其实是分布式站,就是个分布式硬盘,就是一个存储设备。第二个版本是以太坊,它是一个分布式计算机,对标的就是我们个人的PC,或者各种终端的设备。那么下一代的版本里面,就应该是涉及到怎么去沟通这些分布式的计算机之间的技术。 跨链和分片有本质上的不同,分片解决的是系统内部的调度和管理的问题,而跨链或者说跨链技术更加侧重的是不同系统之间的打通的问题。

怎么去理解?通过以太坊的分片,它相当于是构建了一个小型的局域网的架构,通过路由器调度,进行资源的整合。本质上只是提升了单系统的整个性能的瓶颈。但是,它只是一个局域网,它不存在和其他的那些系统,比如说波卡,包括其他的后起的区块链的系统相互之间,没有办法进行直接的沟通互联,但是通过跨链技术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说分片技术更强调的是解决系统内部的扩展性的问题,或者性能的问题,而跨链技术更强调的是进行不同的区块链系统之间的互相沟通。

这是我们基于MAP协议构建的damo跨链资产转移的东西,如果感兴趣的小伙伴,我可以把这个链接给大家。

我先来介绍一下MAP 协议,MAP协议是一个跨链解决方案,它主要是一个无中继的跨链桥接协议,现在整个市面上可以去看所有的跨链项目,包括波卡本身,包括波卡下面的跨链桥,所有的都是需要一个中继集群存在的。为什么需要中继集群?因为不同的网络之间需要提供一个加态验证的事情,这个之前都是通过SPV改版的方式提供 ,所以它需要集群来提供相应的对标链。

而MAP协议,就相当于和ZK的概念一样,基本于密码学的可信验证,通过这个验证来实现对数级空间复杂度的即时链间互受操作。你为什么要用zk,因为zk可以用非常小的信息量证明一个很大的事情,我们这个也是一个道理,就是说任何一个跨链的协议,它必须做到两个最基础的要求,第一,它是安全的,第二它是简洁的,我们这个协议是基于密码学的安全,是对数级空间复杂性,是即时链间,如果是通过rollup,会有三个不同的网络,链A、链B,同时还有rollup,两条链之间的通信都要连到rollup网络,而它来帮你转发,有一个过渡的功能,所以它达不到即时性,同时安全性也有待商榷,等于说你所有的信任的基础是来自于rollup提供的消息来的,你验证的是rollup的签名而已。

我详细说一下这三个特点,1. 基于密码学证据的跨链验证,这是去年2019年底的一篇最新的论文,通过随机抽样和MMR路径证明的方式来验证跨链数据流的合法性,因为是提供密码学习证据,丢过来的是一串数据流,这串数据流在本地验证这些密码学证据,这样的东西才是安全可靠的,因为你只信代码。

同时,对数级空间复杂度,MAP  Protocol的跨链算法要求通讯时交换的跨链数据流时与链的长度呈logN增长的。也就是说链长为N的区块链,跨链数据流的数量级只有logN。举个例子,如果你的链长度,以太坊是1千万个,logN1千万,也就是只有几千。你原来用传统的SVE方案,可能同步1千万个区块链头,大概是5个G,那如果用我们的方案,只要500k就差不多了,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优化方案,还可以再进一步压缩。

3.即时跨链互操作,你要实现的就是,不同网络的P2P节点之间能够互相连接,同时进行数据传输。为什么这个东西很重要?比特币和以太坊底下的P2P节点和算法是不一致的,互相没有办法通过P2P算法路由到彼此。当然你可以通过手动强行可以连接上,连上了之后,不同网络之间的数据的传输的码也是不一致的,就相当于是你的电话线都没有铺通的情况下,上面的东西就没有办法构建。我们就是基于P2P,就是相当于打通了整个,P2P是通用的货币,算法是哪一种,链接码是哪一种,我有对应的时限,就可以找到彼此,进行相应的传输。

我们这个项目之前拿到了波卡,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波卡XCMP协议,波卡想要打通以太坊打通其他的网络,那就需要通过桥接链的方式打通,桥接链是外包出去的。每一种都有自己的实现方式,我们的方式是完全不需要额外第三方的P2P,我们全是基于密码学的实现。

这是我们的发展历程,这个项目在去年就启动了,在进行调研和基础代码,内测版已经3千了,我们参加了万向和以太坊的项目,今年11月拿到了波卡的grant。 这是MAP Protocol社区发展,我们主要在海外的社区的运营,国内听的比较少。接下来我直接聊一下技术架构。

这是我们的MAP协议示意图,假设有两条线,线A、线B,链A上面的一个事件,有可能是一个已交易,或者一个状态发生了转移,就是自己根据链A参数确认,一旦这个事情被确认了,在B链里面的每个节点就有一个UMVP,在链B上就可以进行一个,就是A链那边的事情会发一个信息流过来,这个信息流是任何一个节点都可以发,当然了,最优选的当然是矿工。这个相当于读的模块,后面有一个写的模块,每个区块链本身就是一个数据库,数据库最核心的操作就是一个读一个写,跨链的互操作就是链A读链B的状态,同时链A改变链B的状态,这其实就达成了互操作。

我们的ULVP就是针对读模块来设计的,Feeder就是针对于写模块设计的,打通数据底层中心,包括节点。一旦这个事件在A上发生了,Feeder就调动自己有的模块就到链A抓取,合约自动调用,A发生了,比如说给某个账户打B,或者这个事件验证没有通过,就说明事情还没有在那边发生,这个合约就没有验证成功。这样的话就实现了所谓跨链的,就是A上面的状态可以被B链所读取,且A链的状态可以改变B链的状态。反过去的逻辑也是对应的,这里面最核心的地方,就是ULVP模块和Feeder模块,是我们自己设计的一套读写的模块。

ULVP,是基于Fiyclent技术构建的跨链读取模块,可以理解为SPV方案的升级版,或者是SPV方案的一个去中心化版。我不知道大家对于SPV有没有了解的?因为比特币或以太坊的区块,涵盖了它这个区块链里的所有的信息,我只要有这个区块头,通过一个证明就可以拿到这个区块里面所有的任何个内容。现在MAP方案,就把整个区块头全部同步到我的本地,或者你找一个Relaer(音)来进行同步,你找这个relaer要,因为你相信它,你认为它给你的信息肯定是对的。要么你这个区块头全部存在本地,那你同步的时间会很长,要么找一个relaer给你这个东西,前提就是你相信这个relaer,等于说你所有的信息来源基于它给你的信息。

我们这个方案是说,我们构建了MMR数据结构,把历史的所有的区块头包含在MMR,MMR和moc数(音)很香,但是它有一个特点,就是说它是moc数的升级版。它的特点就是说你在后面加叶子节点,不会改变前面的中间节点,但是moc数不会,moc数改变前面的节点,所以这种分析结构,往后加入,特别适合区块链的数据结构。

我们把这个历史上所有的从B0到B11都放到一个rote里,把这个rote放在最新的里面,我们能提供到B12,就能知道前面B0到B11整个区块头,我们只要知道B12的事情就知道整个区块链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这是一个逻辑。如何能保证B12是一个没有问题的,就是要通过一个方式,这个我就不详细展开了。这种东西还可以通过一种方式,你找到一个可信的所谓的relaer,给你提供某一个B5或B9,提供一个B5~B12的证明给你,达尔文他们做了一套方案,但是那个方案还是基于你的relaer第三方的信任,我们完全不需要,我们完全就是数据抽样 。我们这种方式需要的数据量很快就起来了,用SBV方案要用5G,我们只要500k,所以就是可用型的,它可以在几个数据包就把证明方案传给对方。

Feeder模块,Feeder模块提供跨链写入功能,提供被动链上的一个Reference系统合约范式,该合约会通过UlVP模块提供的接口获取到主动链上的信息。被动链接上任一智能合约均可通过调用该Reference合约获取主动链上信息并以此进行各自后续操作,从而达到主动链对被动链的数据写入。

P2P  Stack,基于LibP2P库设计的标准化P2P节点发现和数据传输协议,提供不同区块链系统的P2P节点之间互相发现和传输数据流的能力。打通区块链系统的底层P2P网络,提升通信的效率和安全,实现即时互操作。因为现在的方案,以太坊、波卡,波卡已经支持LibP2P,以太坊2.0支持,比特币不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用统一的一套方案沟通。我们自己搭建的P2P节点网络,它同时也会起几个服务,就可以通过内部的方式来进行沟通。

未来的情况下,以太坊2.0,包括波卡,包括我们这个东西,纳入了大型的框架里面,比特币还是要通过这种方式,这样的话,这个图就会更完美一点。就是进行不同的分区,不同的分区对应不同的网络,这些网络里面就是在不同的节点里寻找。

这是我们的路线图,我们几个模块都是分阶段实现的,包括我们还会参与一些波卡,我们现在算是波卡生态桥接的一个项目,我们也会尝试进行Kusama卡槽的拍卖,我们现在计划是做以太坊测试版,因为布在主版上的话,可能要在以太坊上布合约,布合约的话,合约的成本就要基金会来出。

这是我们的平行链竞拍,首先我们会去参加Kusama的拍卖,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搭通波卡的拍卖线和以太坊的主网。

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愿景,我们这只是一个协议,协议也是分模块实现的,我们这个模块沟能够在不同的区块链里面实现,嵌入进去,所有实现我们模块的区块链网之间都可以互操作,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找不同的项目进行扩展,不改变你原有的情况下进行小小的改造,就可以和这些改造好的链进行互操作,慢慢扩大,未来就是一个很大的跨链的平台了。

当然这个东西,就的比较远了,就眼前来说,基于波卡,把我们这几个模块,在模块里面进行实现。如果你没有拍卖的波卡的平行卡槽的项目,因为我们已经给它做了实验,你们也一键实现我们这种模块,可以和你们没有实现的模块进行沟通,这样就会比较方便一些。

其实本质上来说,我们这个项目,想干的一件事情,非常简单,就是想实现两个不同的区块链系统之间的互操作,因为波卡更强调的内部之间的互操作,以太坊分片强调的是分片之间的互操作,那你们只解决了内部的问题,你们外部的问题我们想办法帮你们解决,就是这样的概念,谢谢大家。

主持人:再次掌声感谢知一博士的干货分享,我们欢迎Crust Network 产品负责人Dean Yan为我们做主题分享,波卡平行链生态的去中心化存储探索。

Dean Yan:大家好,我是来自CrustNetwork团队的,我是Dean Yan,我是Crust的产品负责人,CrustNetwork是一个立足于波卡并行链生态的去中心化存储赛道的一个项目。

我们是谁?Crust提供了一个Web3生态的去中心化存储网络,支持包括IPFS在内的的多种存储层协议。我先大概介绍一下,IPFS,我相信大部分人已经听过了这个名词,因为我们刚刚今天下午的上半场已经出现了很多次,是一个比较高频的词。IPFS的全名叫“新建文件系统”,首先本质是一个文件系统,我们都知道文件系统是存储的,我现在电脑里有一部电影,比如说是《星球大战》,我想看《星球大咱》怎么办,我对我的文件系统说:我想看星球大战,你把星球大战给我,我的文件系统就到我的硬盘里面找到了电影,丢给我的媒体流播放器,然后我就很开心。

在IPFS系统里面,我想看星球大战,我会对我的IPFS说我想看这个电影,我的电脑里面可能没有这个电影,但是IPFS会帮助我到全网里搜索这部电影,它会找到所有有这个电影的人,把这些人的电影分片传给我,然后再把这个电影放在流媒体播放器。IPFS能做到我本地不一定有的情况下,只要网络有就会帮我找到文件,这是IPFS能做到的事。

什么是IPFS不能做的事?IPFS不能做的是,如果我下一个月想看到这个电影,它不一定能保证我下一个月能看到,就是我当下能看到。因为IPFS是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网络是对每个节点是没有控制权的,每个节点都是P2P,都是平等的,所以这部电影今天存在他的电脑说,明天可能就没有了,明天这个电脑可能就下线了,就把这个电影的热度降低了,就删除了,所以这是IPFS不能做的事情,不能保证下个月还在。

这个时候Crust就给网络提供了激励层,什么叫激励层?就是说现在这个节点我原本是没有义务帮你存一个文件,但是Crust网络提供了一个激励以后,节点通过存储用户的数据,能够获得激励,我就愿意去存了,愿意存了以后,有了Crust网络的IPFS是怎么样?今天存了电影,今天想看能看到,一个月以后想看还能看到,这就是Crust能做的事情,一个激励层,一个激励节点提供一个存储服务,提供检索服务,让所有的用户在任何想要的时候拿到的文件。

这幅图是我刚刚说的一个宏观上的供需关系,给出的一个图形化的诠释。左边是我们的全网的节点,全网节点通过资源,获得激励的过程叫做“挖矿”,我们是存储挖矿的,所以提供存储服务提供资源来获得激励,在这个激励之下会提供更多的资源,右边的是我们的应用层,就是我们千千万万的可能的应用,比如说点播服务,去中心化的iCloud云服务,各种各样的需求,这些需求方,资源提供方,因为激励所以愿意提供服务,而需求方,因为我知道我的文件下个月还在,所以我愿意用这个网络,所以形成正向的循环,这是一个非常宦官的东西。

我们接下来会以这样的顺序来介绍CRUST,并且会给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最新进展。

首先,CRUST和Pollkadot,Crust已经加入了Substrate  Buiders  Program,同时也参加了万向Web3训练营,并且是第一期训练营毕业,右边的图就是我们10月份上海的区块链峰会,Pollkadot一个Gaven博士的演讲,Gaven博士表示会对以下项目持续关注,其中就有Crust。我们在今年4月份获得了Web3  Foudation  Grant。

最近一段时间很多人会我为什么会选择加入波卡生态,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问题。另外一种问法是说波卡有什么好处?前面古总已经聊过了说以太坊面临的一些问题,就是状态爆炸,TPS不够,手续费特别高,网络拥堵这些问题。那么这些问题,很多人会提出各种各样的解答,我把这些解回答古结成一点,就是对区块链进行扩展,古总提的扩展,都是一种横向的扩展,横向扩展就是提高容量是一种扩展,跨链,主链、侧链,也是一种横向的扩展,那么我把对波卡的理解,我把它理解为“大、跨、高、升”,大和跨,刚好对应前面两位嘉宾的大、跨,前面两个嘉宾都是往这两个方向进行横向扩展。高、升,波卡第三个优势就是平行链的高度自由行,对区块链行业的纵向的扩展,前面说的横向的扩展是TPS吞吐量的扩展,高度的自由行是纵向的扩展,是一种功能性的增强。波卡生态的框架,就是前面我们看到的Substrate的框架,它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框架,它突破了以太坊EVM这样的技术壁垒,它可以实现更加复杂的功能,它提供了非常完备的“脚手架”,非常非常多的工具。

有了这些功能,我们开发的这些项目,可以实现更加复杂的功能,比如说Crust可以实现自动存储,Bifrost、Phala都可以提供这样非常强大的功能。平行链的高度自由行,带来区块链的纵向的圣伸展。“升”,链接治理和无分叉升级,不需要每次升级都要链下治理,现在的以太坊是链下治理,就是说大家可以在链上投票,投票通过了之后,整个链就可以进行无分叉的升级,后面的两条是区块链的纵向的扩展。

接下来讲讲Crust和去中心化存储。这一页非常多的数据,我就不一一讲了。我们主要看三条总结出来。第一条就是,我们现在在一个数据爆炸的时代,预计在2025年每年我们人类产生的数据会达到175个zb,一个ZB等于10亿TB,非常非常庞大,产生的数据量大,意味着数据的存储的需求会变得庞大。所以第一点,背后的意思是,我们的需求会非常庞大。

第二点,是一个痛点,就是我们现在的数据存储市场,是被互联网的寡头垄断的,寡头代表了你的数据主权不享有。数据主权被寡头垄断的,今天你上传了一个抖音,你自己觉得还好,第二天被封了,这就是一个寡头。

第三点就是中国市场发展是最快的,在全球各个国家里面,中国市场发展是最快的。CRUST立足于中国市场,或者说我们的项目、我们的团队起源于中国,也是比较正确的选择。

中心化云与去中心化云的比较,中心化云,存在隐私泄露的问题,数据主权都没有了,你的隐私也就泄露了,这是现在社会非常严重的痛点。

第二个痛点就是服务质量,2020年出现了10分钟的待机,导致了大规模服务的不可用,这是单点故障,就是一个节点的故障会导致一片成片的服务的不可用,这是中心化必然存在的问题。

数据安全和运营终止的风险。因为去中心化是共建共享的经济,理论上来说成本会更低,同时因为对比于刚刚单点故障的问题,去中心化云,我的数据是分布在全网的,不存在单点故障,数据可用性更高。如果你的数据在网络中,我要看一个电影,比如说是星球大战,被全网100个节点存储了,我对IPFS云间件符,我要看星球大战,100多个节点同时向我传输,这个速度就会更快。最后就是数据所有权。

Crust如何实现?接下来进入技术分享环节。从宏观上来看,为了实现刚刚说的那些愿景,为了解决刚刚说的所有的同点,一个去中心化存储的项目必须从根本上解决三大问题,第一个是证明,第二个是激励,第三个是服务。所谓证明,就说说作为一个存储节点,每个存储节点都是贪婪的,所有的去中心化的网络节目点都是贪婪的,它要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我们要确保每个人都会做恶。我们的机制就要确保每个人都无法做恶,这就需要去证明,每个节点需要证明自己提供了正确的存储,提供了正确的服务。这是我们一切前提,就是节点要证明自己提供了存储。

基于节点证明的存储之上,可以拿到应有的收益,就是公平高效的激励模式,最后就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有了这爱的存储网络,我们怎样对外提供服务,怎样更加高效提供的服务,这就是我们项目需要解决的问题。

今天我们主要介绍一下前两块,证明和极力问题。首先 是证明问题,我们设计了一套Mpow屋机制,有意义的工作量证明。在这个机制下,我们使用的是TEE技术,TEE是可信执行环境。什么是可信执行环环境?我们现阶段是用于英特尔的SGS  技术,本质上是一个英特尔的CPU,它的价格,首先它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它不是一个专有硬件,它甚至不像GPU一样专有,它就是一个CPU。

它本质上是一个什么东西?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两到三个月以前,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新闻,就是中国驻美国波士顿大使馆,被美国说,三天之内搬离我国。美国宣布说,你撤离,在他宣布以后,第二天美国的网友就发出来这个视频,就是有人在楼上往大使馆里面拍照,发现大使馆里在烧资料。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新闻。

我就发现了这个事件,这个大使馆的例子特别形象地可以阐述什么是TEE技术,我们看一下大使馆这个故事发生的原理。就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这个玻璃房里干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里面在烧资料,因为它是玻璃房,可以能看到烧资料,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冲进去阻止烧资料,虽然在美国的国土,但是美国的警察冲不进去,因为这个房间属于中国。虽然我能看到你在烧资料,但是我不知道你烧的是什么资料,你资料上的内容是什么我不知道。

基于这三点就可以理解TEE这个数据,外面看不到,TEE内部的数据外面看不到。TEE执行过程,外面可以观察到,我知道你在干什么,第三,我外面无法阻止你做这件事情,你做了就做了,我无权干涉。所以大使馆和TEE本质上是一个概念。

SGX技术,在你本地开辟的玻璃房的名字,就是非地,就是大使馆。我们就是用了这套技术解决我们的存储证明的问题。

怎么证明的?这幅图,右边的TEE,这个锁,这片的格子,就是我们的领事馆,它就是我们的玻璃盒子,就是领事馆,领事馆里执行的所有的操作,是可以被所有人验证的,那么它到底是执行了什么操作?我们往这个领事馆里面,就是它里面执行的操作是Crust协议的一部分,这里面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它就像一个监视器一样盯着这边看,左边是什么?左边就是我们的文件系统,就是我们的硬盘,就是我们的操作系统,底下就是我们的硬盘,硬盘存着数据,硬盘之上就是我们现在已经支持的文件系统,这个时候用户数据到了这边硬盘以后,这个硬盘会被我左边的这块MPOW,我们的大使馆永远地监视着,你这边有没有文件,有哪些文件,右边知道得一清二楚。

右边知道了以后,会统计你这边的工作量,有哪些文件漏存了或损失了,会形成一个报告,由大使馆TEE进行内部的签名,这个签名是没有任何人可以伪造的,签名器在CPU里面,也就是说我们Crust项目方,我们永远没有办法触碰到你这个硬件,哪怕你是这个节点、这个机器的主人也无法触碰到这个硬件,因为它被熔断在我们的CPU里面,它是不可篡改的。然后它会生成一个签名,这个签名就会提交到链上。以上就是我们的证明流程,非常简单非常快速。

回到刚刚那幅图,解决三层的问题,第一层是证明,第二层是激励,激励要做的事情就是基于第一层的证明,基于所有节点的工作量存储服务的质量,去给它提供一个奖励,去激励每个节点继续,表现的不错,继续。那么怎么样实现我们要的激励?我们设计了共识算法,叫“担保权益证明共识”。

在此基础上,也有一套NPOS,NPOS和普通的POS的差别,NPOS是允许其他人担保节点,就是任何人只要有币,我可以没有节点,只要有币,我就可以把币担保给每个节点。这个节点,我只要起了节点,我可以没有币,但我可以接受别人的担保。担保过来的效果和我自己持有币是一样的。

GPOS,在NPOS基础之上又叠加了一层逻辑,我们的每个节点也可以接收其他人的担保,不同的是节点的担保量有一个上限,上限取决于我的存储量,取决于我的存储 服务。如果我的存储服务很高,我有颠覆全网的存储算力,但是全网没有人把币投给我,我的最后的值还是很低,我没有办法颠覆整个网络,我攻击不了整个网络。

换一种思维,如果我是一个交易所,或者我是一个大户,或者我收购了有大量的币,我有51%的币,能不能发起攻击?也不能,因为我没有足够的存储量,所以我们的安全性,一方面基于了存储量的大小,另外一方面基于了币,所以我们的安全建立在两块资源的共同的结合之上。Filecoin有一段时间进入了大家疯狂堆算力,就是堆存储机器,堆带宽等资源,使我获得更多的奖励,但是在Crust里面堆存储量是没有用的,我必须要为用户提供正确的服务,必须保证网络是稳定的,只有稳定的网络别人才会把币担保给我,因为我光有存储量是没有用的,必须要接受别人给我的币,所以GPOS并不会鼓励任何的均倍竞赛,鼓励持币人、节点方、用户三方面合作,应用价值的正向的激励。

我们底层的技术TEE,TEE是非常常见的东西,并不是非常特有的,除了英特尔,还有ARM、SEV,还有一些非硬件的TEE方案,都是我们正在考虑的阶段,如果只用英特尔一家,还是有一定的中心化的风险,但是我们如果分散到很多家,我们现在已经提交了一个专利,叫多TEE的方案,就是本地可以跑两台以上的TEE,两个TEE之间可以相互校验,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哪个厂家作恶。对TEE技术的依赖彻底地解耦了。

 这是Filecoin的对比,主要是说我们技术上的差异,前面谷总有说到Filecoin厂家怎么判断好坏,说你要看它的证明的速度快不快,但是Filecoin真正的瓶颈不是在于计算证明的瓶颈,而是在于封装 数据的瓶颈,就是用户的数据在Filecoin系统里面,先被打包到散区32G以后,再对这个散区进行封装,封装以后才可以进行灵芝证明的计算。因为它这个算法的计算之下,32G,接近于1一个小时,而Crust基于硬件,基于TEE技术,我们不需要灵芝证明,在这个TEE技术下,我们封装1G的速度是2秒,所以折合下来32G就是1分钟,也就说我们封装的速度远远小于网络传输的速度,这是Crust技术非常成熟的一个原因,因为Crust基于一个非常成熟的工业技术,叫TEE,而Filecoin基于的技术是零知识证明,还是一个在实验室阶段的技术,或者说并没有大规模地证明可以用在存储行业的技术,所以我认为技术层面Crust是要先进的。

我们的进展,2020年Q4,我们已经进入了公开测试网,这是我们的有奖励测试网,我们提供了非常丰厚的奖励给参与的矿工,明年的第一季度,我们将会支持更多的更多的存储和检索市场,并且会主网上线。

给大家展示一下我们的测试网,这是作听晚上的截图,截至昨天晚上,整个页面是在波卡生态链的项目都可以看到节点,我们节点数现在已经超越了波卡和Web3,我们现在节点数,测试网运行两周达到716个,而且是存储节点716个。同时,前面乡长说中国项目是中国的共识,但是我觉得不尽然,因为我们发现我们的节点绝大部分是欧洲共识,欧洲的对我们比较认可,中国反而少一些,所以我们也不算中国共识,716个节点还可以。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关注我们的官方公众号和添加我们的微信助理,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Dean Yan的分享,接下来的分享嘉宾是 Loopring COO  Jay ,今天他给我们带来的主题演讲是: 以太坊2.0开启后我们能做什么

Jay:我刚看到很多人在看手机,所以我会讲很快,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我也不知道在座各位具体的需求是什么,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做引擎开发的?做APP开发的有吗?大家都是做运营的吗?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这个项目的背景,我是来自Loopring,任何用户都可以建立数字化交易所,那个时候还是以太坊1.0时候速度很慢,做交易速度又慢费用又贵,所以我们做了2个月以后就放弃这个想法,因为用户体验体太差了,直到2018年末2019年初的时候,可以支持零知识证明,就开始研究零知识证明,做一个扩容方案,目前是全球第一个落地的基于二层协议的区块链交易所,欢迎大家去体验。我自己主要负责运营、投资、融资一些事情,自己也做一些早期投资,2014年开始,经历了差不多2个半牛熊,期待下一个牛市明年开启。

过去历史上的一些交易所,比如说第一代区块链交易所和现在的区块链交易所,Bonding大家应该都用过,免费帐号,它的划点有时候会比较高,但是用户体验很简单,大部分的人都会用。Tober(音)是询价,有点像机场的兑换章,价格不是很优。Odzer是非托管的,用户的私钥还是在自己的钱包里面。

从用户体验来说,我们现在做的二级的区块链交易所的体验,通过智能合约存储二层的资金,所以用户需要把资金从一层转到二层,在二层进行一些交易,当然也可以转帐。所有的计算都是在链下进行的,我们只是把这个结果放在链上,安全等级和以太坊的安全等级是一模一样的。

中间是通过一个zkrollup零知识证明实现的,前面也有不少嘉宾有说,所以我就不详细说了。这边说一下具体的数字,之前第一代的区块链交易所,基于以太坊1.0版,所以它的TPS非常慢,手续费很高,基本上15笔每秒手续费,大概在3美金左右,还要决定于以太坊TPS的情况。如果用了二层zkrollup方案以后,它的TPS可以到2千上下,如果你把数据可读性关掉的话,速度可以提高到1.6万笔每秒,费用比较低的,基本上完成交易的话就是125元上下,这个数据可以优化,最重要的是它的安全等级和以太坊是一样的。除了zkrollup方案的话,另外也有OFG,OFG结合了USBG(音),USBG在上面发行了大概3、4百万美金,它的证明是非常慢的,用zkrollup体现,基本上时间就到了,但是用Crust方案的话,要等一个欺诈的时间,现在设置是在7~14天,要等7~14天,这还是非常不切实际的,用户体验非常差。

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数据对比,就是现在基于Loopring的,基本上做一个是秒到,不需要做合约的交互,所以就免去了合约交互的费用。这是费用,当正常交易的时候,每一笔的交易费,在二层上所需要的成本都是非常低的。

这是数据可读性,数据放在链上是安全的,所以它的数据不可读的话,它的数据存储在几个节点上之间,类似于像联盟,如果用户需要,如果我是用户,或者是外部方问他们要数据,如果是zkrollup方案,就是直接看数据,这是100%真实的。

这个是目前大家看到比较多的解决方案团队,我们Loopring在这里,我们还是关注在产品前端,我们做自己钱包的增值业务,

Aztec是第一个提出zkrollup方案,就是你要做这个电路的时候,随机选大概10几个人,或者是7、8个人,每个人完全这个电路,每个人根据上一个人的结果开始进行,这几个人之间,只要没有人互相沟通串通批价,这个数据就是可用的。但是每次做电路的升级,就要重新找一波人帮你做这样的事情。但是Aztec方案就不需要重复做这个事情,每次升级都可以用同样的节点去接上。

Uuel 、Hermes它们 主要是做支付的功能,做交易功能的话,目前是我们的方案、OEM的方案。做支付的话,Aztec、Fuel、hemes都可以提供支付功能的选项,直接基于他们的开源方案做一个转帐的功能。

我们2017年开始做开源协议,做了几年发现完全跑不动。我们在过去这几年学到什么?一个是项目方不能等待,以太坊是一个分布式,比如说2.0最终的落地,支持交易功能可能要到3~5年才上线,但是按照他们的调性,没有5年8年是上不了线,虽然他们现在重新升级方案,可能会提前支持转帐的功能。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的扩容方案,一定要靠自己团队,或者找合作伙伴一起做,而不是等底层供应链,这是很难等待的。

第二个就是zkrollup,不单单是用于保护隐私的功能,还可以帮你扩容。

扩容和安全性,这两个是不是兼容?就目前你选择,很多时候安全性和扩容只能二选一,我们最终选择安全性,资产作为首要的条件的情况下,在这个系统构建安全的情况下才能在此基础上进行扩容。

因为现在zkrollup不支持图灵完备的,如果要做借贷款功能,这两个流通性是无法打通的,这是zkrollup方案的弱项。但是OEM就支持,因为它是靠OBM就支持,他们支持虚拟机。但是我们相信明年下半年的话,zkrollup方案也会很快支持可拓展性。

Loopring现在侧重产品端,推出了自己的智能钱包,完全用智能合约控制私钥和资金的钱包,你就直接用邮箱或手机就可以注册,用户对私钥是无感知的,如果密码忘了怎么办,有一个功能叫“守护人”,就是只要加了另外一个钱包作为你的守护人,比如说你的老婆/老公或者男/女朋友,你的密码忘了,就可以用他的钱包帮你备份。或者你的密码或邮箱被曝光了,你可以用那个钱包把里面的资金进行冻结,移到一个新的钱包里面,这是一个比较有趣的创新。

并且这个钱包是支持二层的,我们并且在二层上发布了一个AMM,就是27号发布的,这个月底会进行挖矿,给出几百万进行奖励,如果大家跟兴趣的话可以上去体验一下,用这个码下载的话,填一下邀请,可以拿到1000积分,1000积分当于10美金左右,这10美金是给你提现用的,二层转帐是免费的,但是提现的话,还是之前的合约交互,还是有费用,这个费用我们就会帮你付掉。

这是我的邮件,欢迎大家和我沟通,这是我们的一个团队Coda,在下周会做一个zkrollup的分享,大家感兴趣的就可以加一下。主要问题就是这些,如果大家对二层上有问题,或者对二层感兴趣想在二层上开发的,可以提问,我会回答大家哪个二层是比较开发友善回馈给大家。二层,现在还是比较早,各个项目方才刚刚开始,我们是第一个开始的,其他的也陆续出来,估计还有几个月时间,真正的二层的大热,估计也要到明年年底,明年年底估计会出现一个L2层的大战,因为L2层最关键还是要把最有流量的项目吸引到二层,不然的话二层之间是无法打通的,有可能会看到二层补贴大战,最终会出现一家或者两家胜出方。

提问:怎么补贴?

Jay:如果你在某个二层,如果你在我们或者是ZKsin做开发,你有钱包,发展项目,移到他们的二层上去,他们就会给奖励,他们平台奖励给头部的钱包方,让头部的钱包方给交易所。比如说OMG和一个香港的交易所,一个公司合作,用户提现的时候就可以直接选择,除了TRC、ERC,就可以直接转到二层,直接转到OMG的二层,你的提现费可能就1美金或者0.5美金,并且是秒到的。    

主持人:接下来是分享环节的最后一位嘉宾,我们邀请 Mask Network CTO Yisi Liu, 来给大家分享 互联网之上的可能性, 掌声有请。

Yisi Liu:这个题目有点大,我们分享一下我们现在在互联网能做什么事情,首先说一下Mask 或者说我们产品的设计原则。因为我们的梦想就是保护好大家的数据隐私,所以我们不做任何泄露或窃取大家数据的事情,所以我们有三个设计原则。我今天分享的和前面几家不一样,因为我们不是真的在做区块链的团队,因为我们做很多互联网前端开发,只是和区块链做了一些结合。

我们是无平台API的参与,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用过我们的插件,如果用过插件的话,我们是做com而(音)和fibox(音)上的一个插件,在打开facebook的时候,在这些平台上发加密的消息,这些平台是看不见的,你可以选择谁可以看到谁不可以看到,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没有任何平台的API的参与,你如何发帖,如何加密,我们都是通过代码模拟用户的行为来做,所以说即使在未来有一天平台把他们所有已有的API改掉删掉,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操作,因为我们就是用户。

第二,我们无中心化服务器的参与,我们整套的流程,加密、解密,所有流程都是本地的,有一些密钥的共享,密钥的同步,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在去中心化的服务器上做的。

第三,我们注入平台页面时信息零泄露,这个比较重要,什么是信息零泄露?所有在这些Twitter上或Facebook做的事情,这些平台都是不知道的,算是一个标准,我们把所有这些元素插到里面去。我们是完全注入到原始的界面里面,但是这些平台是无感知的,即使有感知,他也无法进到我们的存在。如果我们的插件被这些平台封杀怎么办?我们做的所有这些设计的原则就是为了防止这天的到来。

接下来是我们的界面,这是Twitter上的界面的截图,我们就是用了做了一个插件,把所有你想发的信息,用加密的方式把它存在一串乱码里面,隐藏这张图片里面去,只有装了我们这个插件的人,并且有相应的权限的人才可以看到里面的内容。这是之前做的一个原理图,其实很简单的一个原理图,如果大家知道P2P的话,机制就非常像,但是我们少了很多为邮件做的标准。我们就是简单的,这个比较好理解,一开始是一个小人,“hello  world”这么一句话,我们有一个对称加密的密钥把它加密起来,把它拖动到Twitter上面去。大家如果对密码稍微感兴趣的话,可能会知道,如果我用一个对称密钥来加密的话,你只要用同样的密码就解密了,这样是没有办法给很多很多人加密,大家可能会想到给10个人加密的话,就要用10个不同的公钥加密,才能做到端到端的加密。

但是这个是不现实的,比如说群聊,不可能发10条不同的消息给10个不同的人,只有通过对称密钥的方式分享给别人。我们会把这个加密的对称密钥,通过加密的方式分享给不同的其他人,就是端对端加密的,只有那个有相应的私钥的人才能解密出来。它可以被公开查询的去中心化的数据库里面去是没有关系的,只要有相应的私钥的人才可以解密出来的,这是我们最底层最简单的控制的方法。

我们基于这套方法,我们都做了哪些事情?我们之前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合作,我们特别想做的不只是数据加密,因为数据加密用的情况也不多,比如说你要发送一条加密的消息给别人,如果你的朋友不用我们这个插件的话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们在年初的时候思考用这套机制可以干什么,我们可以控制谁可以看到什么,谁不可以看到什么东西。我们希望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于是最早就是红包这个事情,其实就是完全复制微信红包,我们这套机制在里面做什么事情?微信红包只有500个人才可以看到这个红包,有局限性的,只有这个群里人才能看到它,你不可能在朋友圈里发红包,你只有把红包这个机制拓展到互联网任何一个角落里,所以我们就做了这件事情,你在发红包的时候,可选择谁可以看到,谁不可以看到,我们就做了这样天然权限 的控制。最早是做了红包这个damo,后来被很多一种空投的方式来用。

第二个是我们之后和Olinc(音)合作,它是一个去中心化永久存储的项目,大家都不可能在Twitter或Facebook上发附件,没有任何一个平台允许你发附件,那我们就把这种能力,带到Twitter上来使用我们的插件,你可以在上面发任何的文件,把它存到二网上,通过我们这种形式发出来,如果你发了一个附件的话,我们前端会帮你会渲染出来这个界面,让其他看到这个信息的人下载下来。

这是我们之前做的红包合约,一天左右两千多个交易,在在那段时间还算是比较多的智能合约。    今年9月底的时候,我们和区块链走的比较近,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大家很多人在Twitter上看区块链的一些新闻,我们就把这种看行情的功能放到上面,如何一个人在Twitter上聊到,比如说这个币,就会看到提供的行情,如果它刚好在有交易内容的话,可以在我们的界面上的悬浮窗上直接做交易,这也是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跟它进行互动。

我们在最近,应该是最新的版本,前两天的版本里面刚刚推出新的功能,比如说在Twitter搜索的地方搜信息,我们都可以帮你弹出这样的界面,更好更简单地看到它的行情。我们接触很多的用户都没有区块链的背景,他们只是为了加密、解密,或者看一些上传的附件之类的,很多人都没有用区块链。现在以太坊的问题是,如果你没有以太坊币,很难进入到这个世界里面去,我们就想办法,我们和一个公司合作,如果你没有币的话,可以在上面买币。

如果说未来,你可以在任何的你想要的,喜欢的区块链交易所里面,可以通过直接我们这个Mask 插件进行交易。

 我们在今年11月份的时候做了美国大选的NFT,在美国大选的时候,我们做了这个NFT,哪个洲谁赢了,就会有相应的代表团的投票数,发现那个人赢的NFT出去,所有的东西都可是可以被简单的渲染到这个界面里面去。左边是你看到的东西,这张图川普和拜登,对于任何一个用户,没有装我们的插件的用户来说,只是一张图而已,如果装了插件的话,可以看到所有不同的被渲染出来的信息,你可以直接点这个键就可以看到信息。

这是那个合约,发了500多个MT,193个拥有它的人,有蛮多人在里面转来转去的,这是我们第一次尝试,感觉蛮有意思的。在NOC还有5.9几个以太坊的交易量。

这是我们一些合作方的logo,其实我们是一个插件,或者说我们不能说是一个插件,因为我们未来想做的更大,目前是个插件 ,我们更希望做成一个路口一个桥梁,现在普通互联网用户来说,区块链对他们来说很陌生,希望用我们这种插件让他们更简单地知道什么是区块链,可以用区块链做什么事情,因为我们的红包是直接补贴,如果你没有钱的话,我们可以用微服务红包帮你付,NFT也是一样的,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来补贴,让月户更简单地加入到区块链里面来,我们希望能够变成这么一个入口,因为我们是路口,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之前做了很多不同的类型的东西,我们就可以做成这么一个各种区块链项目方面对用户的入口方的方式,有波卡,有以太坊系的,有存储的,都可以在我们这个上面做。

我把所有的想法和我们的合作都了一下,这是我们最近做了很多不同的事情,我觉得只是一个启发,大家如果有任何的  兴趣可以跟我们合作,这是中科院做的一个活动,招收全世界的大学生,全世界中国籍的大学生,参与到开源社区,我们贡献了两项,一个是图片云写,我们能够未来在更加隐秘,让别人更加不知道我们图片云做什么事情,我们做了进一步的优化,这张图是用户自己,就是我们报名做这个优化的那位同学,他用了一张测试图,如果看高清图的话,几乎是没有什么视觉上的元素存在的。刚刚是来自芝加哥大学的,投票是来自南京航天大学的同学帮我做的,Twitter上本里就有投票的功能,它在12年之后才在去年刚上线的,我们这个同学只是花了一个多月里面写出来这个和Twitter一模一样的投票功能,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以太坊的版本,我们这个平台算是比较简单,可以让开发者更容易进入的一个社区。

我们在Twitter上发了很多文章,图片加密的功能,之前我们说的文字加密,但是没有做图片加密,一位来自英国的小朋友,帮我们做了图片加密的功能,并且还拍了一个视频记录他怎么做,这张图看起来像是乱麻的图,但是用了我们的插件,刚好你也是有权限的,就可以把特复原成本来的样子。

这是一个抽奖的,这个是橙皮书的作者之一,他想要做一些不同的事情,想要试试看编程,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帮我们做了基于以太坊的抽奖的功能。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完全可以帮我们做这些事情。

我们在哪里出现?因为我们公司还挺多不同的活动,不同领域的都会涉及。我们是和万向合作,因为万向想做权限控制的事情,想制定一个权限控制的区块链的标准,我们有幸被他们邀请加入到这个里面去。

我们也一个DWEP上海组织,之前在美国参加,去中心化网络的建设,大家也可以加入我们。我们在上周六,刚参加了荷兰大使馆举办的“可信赖的数字空间”的活动,我也分享了一些我们的想法,最后我们还和中国美院一起合办了一个网络社会年会,比如说这个AFRNET装置,其实是我们做了一个无限自制网络里面,这个同学在这套自主的无限网络里面搭建了一个小灵通的系统,这个网络在美院放了一个礼拜左右,只要连入这个网络,会用电话机打电话进来。

我这个插件,不只是一个区块链的一个项目,我们做区块链的东西也不是特别多,但是我们希望给大家做这么一个分享这么一个思考,现在很多区块链的项目,其实是和用户走的很远,也不知道该怎么走的近,门槛比较高,需要保护隐私,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做了很多尝试,之前也和很多项目方的人来说,他们一开始也是秉承去中心户的梦想,但是后来他们希望每个用户都保存自己的私钥,但是用户永远都无法理解这些东西,会用传统的邮箱、手机验证传信搬回到他们的网络里面去,我觉得这个是比较好的实践,我们也是希望更加简单地降低用户未来使用区块链的门槛,我们希望所有的区块链的项目都可以试试看我们这个产品,比如说你们想在Twitter做一些宣传也好,做一些推广也好,甚至想要为Twitter或Facebook的用户推一些不同的功能,比如说文件服务,在社交网络里上传文件,给社交网络的用户提供一些新的功能的话,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应该可以做一些不不一样的事情。    

主持人:不知不觉来到我们最后一个环节,圆桌论坛,圆桌分享嘉宾有:

Ripple早期开发者 古千峰

MAP Protocol开源研究员 知一博士

Crust Network 产品负责人Dean Yan

Loopring COO Jay

Mask Network CTO Yisi Liu

有请嘉宾和主持人上台分享,掌声欢迎。

古千峰:今天来之前,我以为就是技术交流,后来来了以后,发现正好是我最近一直想投靠的一个阵营,波卡阵营,我跟我的小伙伴说,多关注一些波卡,今天感觉除了我之外,感觉和波卡没什么关系,其他的几个位嘉宾都是讲波卡方面的东西。但是我相信未来某一天,我也会加入波卡这个阵营,毕竟波卡阵营,我们以太坊是“老年人”比较多,波卡都是年轻人比较多,新生代。

今天我们这个场合也随意,刚才我是一学习边整理了几个问题,请教一下各位嘉宾,反正也不用介绍了,刚才都已经讲过了,第一个问题,对于波卡生态,各位怎么看?在这个大的问题下,其实是想跟大家一块请教一下,从技术上来看,波卡肯定是比以太坊更加完美,但是从生产 角度来看,波卡还不如以太坊,相对还比较弱,那么未来的话,如何赶超,我这里有一句话:强技术链,能不能超越强资产链(以太坊),目前最牛的强资产链是比特币,在4、5年前以太坊刚起来的时候很多人也看好,但是今天以太坊在资产层面来讲还是没有超过 比特币,目前来看,波卡有没有可能超过以太坊甚至超过比特币,因为大家对钱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因为目前它的资产量比较小,未来超过比特币的话,如果大家投了波卡生态项目的,千倍应该不算太高的,这个问题,请教一下各位。

Yisi Liu:我们只是说在这个生态里面,我们把波卡的一些功能整合,我们做波卡相关的钱包的整合,但是暂时还没有看到可以使用的一个场景,所以我们先把它藏起来。未来的话,如果有波卡比较好的项目,想和我们这个相结合,我会直接把它推出来。古总说的还挺多的,就是关于波卡的强技术链的事情,我个人也有这种感觉,我今年参加了波卡,一开始我对波卡并不了解,我去年参加了Web3的,对技术有了一定的理解,相对于它其他的来说,波卡是很重视跨链资产转移,而且也比较重视用户的体验,因为我们用了很久的以太坊,已经被它gas币打乱了很久。

我们一直希望把用户的这种,算是一种影射,就是你的社交网络的帐号和你公开的地址,比如说钱包的地址也好,或者你帐号的地址,你可以把它统称为DIB,我们希望把DIB在社交网络上想表达的用户名相关联,比特币现在涨了,我们公司也没有办法支撑起这么多钱,以太坊也涨了,又贵又慢,我们没有办法支撑这些,所以在今年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希望能够做一些曾经想放在比特币或者以太坊做的事情,转到波卡上。 至于它有什么潜力和未来,比如说币价,这个我就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相信它作为一条技术链上,未来对我们的帮助是比较大的。

Dean Yan:刚刚古总提到了几个问题,我逐一回顾一下,第一个问题是说在技术层面的超越,因为技术会带动生态,生态再带动价值。在价值层面对我来说太远了,因为我本人是不炒币的,我是不关注炒币的,这个就不聊了。

在技术上,你刚提问的时候,我想到一个场景,两百年前大家会看戏,所有的贵族会坐在台下看演刀马旦,那个时候看戏是非常奢侈的,票价是一票难求的,都是梨园看戏。但是现在没有了,看戏什么时候没落了?因为当有一天西洋人打进了中国,带进来了胶片,发展了电影技术,我们发现电影时代来了,我们发现人们难以安静地坐在一个很小的舞台前,舞台是有局限的,舞台的语言,艺术的表达是有局限的,这个局限如果不突破的话,永远都只能卖梨园的票价,只能吸引到指定范围的人群,那怎么样才能打破这个舞台的局限?我认为就是技术,就是我刚刚讲的区块链深度的打破,深度打破了之后,我们的舞台就不局限于唱戏的舞台,可以是抖音,可以是快手,可以是随便一个人拿着手机的直拍,但是同时100多万人观看,这是我想到的波卡和以太坊的比喻,波卡打破了技术的壁垒,区块链的深度,技术的深度,可以让各种各样,除了广度上的拓展,深度上的拓展可以让不同的技术,解决千千万万问题,就是不同的问题的区块链的项目的加入,解决更加广阔的问题,所以这是我对技术的生态链的判断。

古千峰:关于强技术链和强资产链是怎么理解的?

Dean Yan:就拿资产来说,以太坊现在也面临一个问题,叫“挤出效应”,以前非常火的NFT、博彩、游戏,原本以太坊是可以玩的,但是在infite(音)闯入以后,我们发现上面继续玩游戏就没那么火了。挤出效应,就挤到波卡上面,就是最近比较火的一些,比如说刚才提到的达尔文,这种情况下,如果资产会被挤出的话,那我的理解是,它是一个强资产链的原因,是因为它技术不够,所以它是强资产,这是先有鸡先有蛋的问题。

知一博士:如果大家对波卡的创始人有了解的话都知道,他原来是以太坊白皮书的撰写者,同时也是以太坊1.0版本的设计师,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离开了以太坊,在这个之后,再就创建了波卡。其实波卡在我看来和以太坊的技术是同源的,它很多的技术点只是做了分装,其实它底下的整个的原型的算法和以太坊是一模一样。但是它对开发者是友好的,我们今天一直听到sabgete(音)框架,就是它把这个轮子封好,做的很易用,开发者都不用了解它是什么箱子,我只要用就可以了。做了一个演示,拿了一台新开封的一个苹果笔记本,5分钟就能连得过来,就做了一区块链。layper2,它只能是做它自己的,就是说任何一个以太坊要想做它的扩容,你得自己从底层开始搭建整个流程,技术的东西是非常复杂的。但是对于波卡的开发者来说就非常容易的,你只要学会了sabgete的框架,直接一条供应链,而且这条供应链做的很好,有特色,也可以接应到波卡的卡槽里面去,直接就可以编在波卡其他的区块链上。

这两个技术是同源的,但是波卡是建立在以太坊的基础上,它相当于技术的升级版。以太坊的生态开发得从零开始搭建,波卡就是直接从零件出来的,你认为未来的开发者更偏向于哪个生态?那如果开发者都去了一个生态,如果在波卡生态做了,而且做的更好,那以太坊的价值就会被波卡吸过来了?现在也不好说,因为以太坊2.0以及波卡都是一个壳,波卡也算是一个雏形,而且它75%以上不是用POS封装。

对于POS很重要的一个点,目前市面上所有的供应链项目没有一个POS供应链能够说经历像以太坊、比特币POW这种供应链跑这么长时间,至少被攻击得千疮百孔的这样的情况,POS我们需要等,等以太坊、波卡进行长时间的运转,经历各种黑客攻击等,等待5~10年之后,大家都认为安全的情况下,我们才能说,为什么你认为比特币的资产高,因为它经历的时间最长,大家信任它,那新出来 的东西,没有经过时间,就没有达到它一样的高度。

古千峰:本来我准备了三个问题,现在看来就只有两个问题,因为三个嘉宾都不炒币,所以我就问两个问题。,从技术的角度谈一下,波卡在这个领域的发力点,以太坊不能做多的,波卡未来有可能在哪个领域比以太坊做的更好,最好介绍几个波卡相关的项目,至少我是波卡小白。

Yisi Liu:我也是波卡小白,这个确实不了解。

Dean Yan:首先,波卡有一个头号“亲儿子”阿卡拉,它算是波卡的“亲儿子”,它相当于把质押、模糊性、稳定币全部集成在一个链上做了,但是它的白皮书里面还留了很多东西,未来基本上在一个链上把它做掉  。所以我也是认为它最有可能拍到第一批,除了阿卡拉以外,还有一个最近拿到grant,一个韩国的,名字我忘记了,这个做了和阿卡拉做的事情差不多。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就是炒币,首先我第一层是炒币,然后在炒币之上加入一些金融的玩法,本身炒币是一个金融工具,以太坊是金融工具加在金融工具上头。波卡就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打一个广告,Crust是一个实体经济,它本质是存储,我们的目标是应用和出圈,我们要提供服务。如果Crust接入了阿卡拉,我们和阿卡拉进行了跨链。这种情况下,当然波卡上还会有千千万万的,因为我们说了深度的问题。我认为波卡是基于工业、产业上的一个金融,这是我认为波卡上的一个非常大的可能性。

古千峰:一个是基于现有的金融产品再搭建一个去中心户的金融的玩法,一个是它底层有实际产业和实际应用场景支撑的,在的基础上搭建个金融。

Dean Yan:波卡的复杂度可以更高,因为它的定制化很强,复杂程度很高。我们还有一个项目,提供的是流通性,是就是你质押的资产,在网络里面保证POS的安全,它可以让你的资产让它发现另外一个流通,也是比较高阶的玩法,而且我们相信 未来也会有更高阶的玩法,一切也是基于它的复杂性和超强的定制化。

知一博士:只要是智能合约,它的功能就是受限的,智能合约排序都排不好。那在波卡里面,任何一个,不光它链本身自己在用,第二,每个都是定制化,是自由设计的,通用接口,按照自己的方法设计好之后就可以接进去,这样就导致了它的无限可能性,以太坊排序码都做不了,但是在波卡的底层都设计好,它有组建,但是还是在建设阶段,它的组建就是相当于随机抽样的做法,底层没有智能合约,我们必须得在它外微实现,如果它未来要封智能合约的时候,除了有标准的智能合约,还有所谓的系统合约,就是打补丁,自己定制化一些需求,大家都可以出协议,所以它整个的所谓的你的玩法可以更自由一点,更像一台计算机。

古千峰:今天给我的信息量挺大,平时我也参加过两次波卡的活动,今天得到的信息量,因为我干技术的,所以说有可能偏技术方面的东西对我来说帮助更大一些,我打一个比方,波卡相当于我给你一片土地,这个毛坯房你自己去搭,以太坊相当于毛坯已搭好了,你只要在上面做开发(装修)就可以了,灵活性肯定是波卡要远超过以太坊,我不知道这样的理解对不对,我是小白。

提问:各位我是上海新智的,我不是做区块链开发的。刚才提到资产担保,我给这个存储集群担保的话,它得到的收益向相当于我入股了?持续的收益相当于分红。

Dean Yan:对,相当于入股。持续的收益进行分红。

古千峰:他们有很强大的云计算的能力。

提问:这个可以会后讨论交流。

提问:其实我都没有真正开发过以太坊,基于以太坊的波卡,我现在就不知道波卡的成熟度,因为根据我的了解,以太坊是一定程度上很成熟,所有的东西都在它上面运算,什么东西最好不要运算?那么它还有TPS,今天古千峰老师也分享了zkrollup,波卡是无中继这种跨链,我觉得有这种可能性,因为本来我理解波卡是多链,可以草找平行链,在以太坊上来说性能才差,分成链,链之间可以跨链交互,这是不同于以太坊,差别在这儿,它是跨链。波卡的数据还可以跨链,不光是资产,我觉得对中继,根据他讲的,我对波卡更有兴趣,我想知道它的成熟度,因为快一年前,今年基本上没有什么活动,所以我想了解一下成熟度,如果我做项目可以考虑如何选择,现在区块链选择很多,但是每个都有特长,对具体场景来说,选择什么区块链,我觉得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积累了解它的知识,然后去做选择。

知一博士:波卡不应该是对以太坊,对比的是以太坊的2.0,以太坊2.0要解决分片,波卡里面是异构的,它只是定义好了一些标准接口,剩下的你自己自由发挥。所以说这是一个特点,

从成熟度来讲,波卡,以太坊里面现在除了一个POS共识就没了,波卡要对比以太坊1.0,以太坊1.0早就已经封装进去了,只不过没有POW而已,它是用是一个POS的共识,这个共识已经被很多项目在用。

这套的POS,对于我们我们所有设计的东西都是代码治理,文字越少越好,而它是完全可以做到这样子,不需要人为的,它是用函数来进行随机,它有可能知道好几个人,那就是有短期的分叉,后面自己来选择。现在这个POS共识不成熟的原因,是因为现在参与的人太少了,很有可能治不到,因为它设计的就跟挖矿一样,很难挖到,那就会有很多空块出来,就只能备选方案,比如说每个是2秒钟,后面1秒就是大家排序,制到哪个就是谁。

那以太坊2.0就是人制,波卡这边是代码制,所以说它们都是属于比较早的。波卡真正跨链这部分的协议是在构建当中,XMCP,据说是2月份,3月份。我们协议是帮他做外部对接的,它里面不会有以太坊的东西,用传统的SBV方法,就是有个人把合约不停地同步外围就行了。我们的方法不一样,这样的话,才能达到一个比较安全可靠的方式,我们会提交下去,波卡远程就支持这个功能了,在这种情况下,波卡和以太坊2.0之间,如果真的比成熟度,还是波卡的成熟度更高,以太坊2.0转帐都不行,波卡可以转帐,而且马上3月份的平行链之间的直接交互的合约也有了。

可能有的人会说波卡那面没有虚拟机系统,不是它没有,其实是它更自由,以后封装起来它就有了,以太坊的那些东西它都会,它觉得好的都会保留,不好的就会阉割掉。

Dean Yan:我插一句,cosmos(音)。

知一博士:cosmos是我比较欣赏的一个框架,我欣赏它第一个地方在于,非共享安全,波卡强调的是共享安全,所以它需要质押。但是,我举个不好听的例子,波卡和以太坊之间有可能共享吗?不可能,把它想象成电脑,波卡这边是一台电脑,以太坊是一台电脑,波卡发了病毒到以太坊那边,传输协议它能帮你杀毒吗?不能,通讯互操作协议,应该关注在消息的可达可用性,就是你给我发过来的信息,和你那边所有权限发出来的信息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我不负责你在你这边的信息上,比如说我们看到的是一模一样的事情,同步的,可能会有点延迟,但是它不可能说我帮你做一些你的共识里做不到的那些事情。那波卡就想做到这点,但是cosmos不做这个东西,但是cosmos做了IBC协议出来,但是它是依赖于relaer(因),信任的基础的来源已经是第三方了,这是cosmos和波卡的共享安全这块,这块我是比较欣赏cosmos。

据说cosmos的创始人已经离职了,那边等于是比较松散的一个组织了,现在等于说波卡的套路就是,一个波卡的团队一起领着三驾马车往前走,cosmos是反过来的,它核心的东西不开发,或者说没有人管理,底下的生态项目搞的很繁荣,但是你枝叶再繁茂主干不繁茂有什么用?所以我们就选波卡的原因。

古千峰:所以别犹豫,关注波卡。

提问:企业应用,我比较关心应用,就是以太坊去年重新定位,企业应用方面,物联网,企业应用方面,波卡应该比以太坊更强,现在60、70%的案例都是以太坊,实际用起来都不行。

知一博士:以太坊虚拟机提供的智能合约和计算能力,波卡也都提供了,那你想想看,你提到一点,它想做,做不到,为什么?不光是它现在做不到,它未来或以后不可能有一个区块链系统能够做到,就是说那么多的业务,不可能都在同一条线上,未来肯定是有多条链,可能有几十条几百条链,每个都关注在不同的地方,每条链都有存在的意义,这些链之间在需要进行互相操作的时候互操作。但是内部,以太坊还会存在,波卡还会存在。他们的网络就和现在的互联网一样,波卡是一个比较大的局域网,以太坊的分片一起算作一个局域网,还有其他的项目,每个节点,通过底层的一个通用的跨链协议,大家一起把它互相沟通起来,在底层物理层,P2P就出现了,最底层P2P就打通了,后面有一个互操作协议。

古千峰:说到这里,我们也一个问题,我们公司是蚂蚁区块链的节点,新智也是Facebook的一个很重要的伙伴。有没有这个可能性,未来波卡的话,把这些联盟链,蚂蚁、京东、腾讯、百度这些现在大场的联盟链,通过波卡的技术,不一定是波卡链,波卡的技术把它全部不打通?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知一博士:就是用现有的波卡那套东西直接打通有点难,但是之前很多联盟链,就是以太坊加一个权限管理进去,所谓的联盟链就是把节点加一个权限管理进来,就是一个权限管理联盟。类似这种东西,都可以被复用进那些里头,大部分互操作。但是联盟链,我构想中的区块链未来的世界,联盟链是应用层,底层工业链提供新的来源,联盟链跑应用,会有几个大型的供应链在里面,它跟服务器一样,它提供所有区块链世界的基础,它跟现有的服务器一样,只不过它是链来进行这个事情,其他的应用层的链会有很多很多,我之前听如何总说过,未来可能不叫链,它就是一个数据库,有可能是分布式的,有可能是中心化的,都会往云上面去,形成一个大型的数据库网络,不一定是主网,就是互联网,互链网,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它整个纳入框架里面,整个互联网的结构都是按照这种结构进行重新重组。

现在的云,只要看一个公司是做云服务的,你投,10年以后至少给你带来不菲的收益,云为什么这么重要?他们已经在起跑线上了,为什么,云服务这个东西是非常重要的,中心化云有存在的意义,去中心化云也有存在的意义,但是需要有东西把它们打通连接在一起,就相当于做一个底层的沟通,让这些云之间具备互操作的能力,其也就是个云,它也是个云服务。整个东西打通了之后,那这个东西才真正是可用级的,而且那个时候区块链不仅仅只是拿来炒币,就能跑各种东西,包括物联网,之前波卡也有一个大的物联网公司,物联网、云服务,还有各种类型,整个的东西,整个互联网的结构就会用这套逻辑来。

还有一个观点,不要为了做区块链而做区块链,有的不需要用到去中心化的方式,就保持它的性能,就是传统的多服务器来做,那公服务器,以太坊的路数都是什么应用都在我上面跑,其实真正的最底层的那几条供应链,它不跑任何应用,它就是提供基础性的来源,其他的跑应用的,它能够承载比较高,通过底层的交互给它授权,它们自己绑定了。

古千峰:类似于L1、L2。

知一博士:可以这么理解,实际上很多的链之间就是P2P。

古千峰:共识层和业务层隔离。

知一博士:对。

提问:说到这里,投顾的Web3,这位小伙伴来讲Web3,我以为是大咖讲的,你讲的互联网的几项可能。

Yisi Liu:对Web3的定义,你要觉得我讲的不是Web3,我也无所谓。我觉得基于现有的互联网的拓展,就应该是未来就是怎么样。

提问:Web3的定义很乱,很多定义,就是这个意思。

区块链开源技术中国行(上海站)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鸵鸟区块链,访问yuanben.io查询【1M51NFUZ】获取授权信息。

区块链开源技术中国行(上海站) 由www.b2bchain.cn 提供
文章整理自网络,只为个人学习与分享使用
链接地址https://www.b2bchain.cn/11034.html

赞(0) 打赏
部分文章转自网络,侵权联系删除b2bchain区块链学习技术社区 » 区块链开源技术中国行(上海站)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b2b链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